烨非

(。・ω・。)ゞ 大家好喔‚我是烨非。

接着记梗

冰霜钻孔车:

我这人非常不喜欢/介意被别人说没良知。


有时候觉得既然你们说我没良知,那我就真的没良知一个给你们看看呗,不过想想还是算了。


今天刚讨论了一下午普遍标准和个别存在的问题【。】


喻王,打打tag呗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

王杰希想起了他和喻文州初次见面的时候,实在西南密林的一颗巨大橡木边上,新晋的魔道学者用扫把接住了因为意外从树上坠落的见习术士。


然后是一起在学校念书的时候,微草小队和蓝雨小队的“针锋相对”。


他被禁卫军接回微草继承王位时落在嘴角的告别吻。


第一次以微草国王身份参加势力聚会时嫌闷跑到阳台散心,遇到了已经成为蓝雨继承人的喻文州,喻文州随手掐了一朵带着夜露的白玫瑰别在他领口,那天晚上的星光特别灿烂。


蓝雨国王的加冕典礼上,喻文州挽着他的手带着他坐到离他最近的贵宾席上。


下令和蓝雨开战时他的手一直在抖,印在诏令末尾的印章偏了不少位置。


喻文州的死亡之门让他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才能坐起来,不久之后他也回赠跟喻文州一场交织着酸雨和熔岩的天雷地火。


他记得他一生中从没有一次气的那样厉害过,跟喻文州吵得天翻地覆几乎要在皇宫的小议事厅里动起手来,什么伤人的话都往外抛,对方也一样。他气得心口绞痛,单手撑着桌子发抖,不知道是气出来的还是难过出来的眼泪怎么都控制不住,又不想让喻文州看见,只好背转过身去捂着嘴咳嗽。


他也记得那是喻文州头一次失控,冲过来死死的抱着他,用的是几乎要勒死人的力气。


半兽人攻城的时候微草和蓝雨一起在北方驻守,他带着几十人去探查情况被围了,本来以为要糟,一抬头就看见喻文州驾着漫天的骨龙——最后他们在那条白森森,坐起来硌得要命的骨龙上亲的浑然忘我。


最终决战时是他及时找到了被困在阵中的喻文州,两个人背靠背的杀出重围,喻文州的骨盾替他挡了不少刀子,灭绝星尘也破例接纳了这位暗属性的乘客。


战争结束时他们俩不让人跟着,沉默的并肩走了一程又一程,直到不得不分开的那个路口,王杰希往北,喻文州向南。


半夜在皇宫里跳窗翻墙的术士大概是他可以一辈子取笑喻文州的点,当然了,喻文州也可以嘲讽他太过贪恋被窝和怀抱的温度第一次误了朝会。


年纪愈大,见面的时间就愈发的少,也愈发的珍贵起来。


他们上一次见面是四个月前的集会,不管是魔法师还是术士都享有悠长的生命,这一次和上一次见面比起来他们的样子几乎没有变化,仿佛如同昨天刚刚见过,今天早起又打了个招呼一样寻常。


唯独握手和拥抱时特别用力。




像梦一样的回忆播放到了结尾,王杰希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依旧躺在微草皇宫的地下祭坛里,身下是冰凉一片的石板。割开的右手腕泡在魔药里,珍贵的王族之血正在一点点渗透这个摇摇欲坠的守护法阵,让它重新获得生机,继续守护这个他深爱的国家。

他知道喻文州会懂,因为他是喻文州。



“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好想再见你一面啊……”


微草的王在祭坛上流干最后一滴血时,微笑着,无声的说出了这句话。




“文州?文州你没事吧……怎么了?”


千里之外,正在偕同骑士一起巡视国土的蓝雨国王心中一动,毫无征兆的流下了眼泪。


“啊……真奇怪,怎么会……突然就哭了呢……”








Fin

评论

热度(54)

  1. 烨非冰霜钻孔车 转载了此文字